久路信息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反击!哈萨克斯坦历劫余伤 总统称可向恐怖分子开火

  中新网1月7日电 (孟湘君)连日来,油气大国哈萨克斯坦的局势急速变化。从哈政府上调油价引发抗议,到政府辞职但局势反愈演愈烈,从总统请求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维和部队进驻,到宣布所有地区秩序基本恢复,一切发生在不过短短3天内。

  最新消息称,7日,哈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将全国恐怖威胁定为“极限红色”级别,并下令可向恐怖分子“开火”,无需警告。

  开始反击的背后,是18名执法人员遇难、数百人受伤、3000多人被捕、400亿坚戈损失……一连串数字,展现了这个国家此次历劫造成的伤口。

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总统府邸附近已由荷枪实弹的特种部队把守,多辆大型军用车辆围在建筑四周,附近的政府机构大楼也已被警车与栏杆围挡。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的骚乱仍在继续,目前全境仍处于“紧急状态”之下。本次骚乱的“重灾区”——西南多地的形势不太乐观,首都努尔苏丹在严格的安防措施下相对平静。 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总统府邸附近已由荷枪实弹的特种部队把守,多辆大型军用车辆围在建筑四周。 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坐拥丰富资源】

  哈萨克斯坦,是如何一步步被放上火架“炙烤”的?

  虽然人口仅1900万,但作为世界最大内陆国家,哈萨克斯坦面积比整个西欧还大,是坐落在丰富资源上的中亚“雄鹰之国”。

  2020年,哈萨克斯坦以300亿桶原油储量,登上全球储油量排名第11位;它也是最大铀供应国,为世界提供40%以上的铀,铀矿储量达169万吨。

  事实上,苏联解体后独立的五个中亚共和国中,哈萨克斯坦是迄今最富有的。独立30年来人均GDP增长超12倍,在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带领下走出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一直被视为中亚国家中繁荣稳定的佼佼者。

  纳扎尔巴耶夫掌权近30年间,奉行外向经济政策,抓住机遇有效开发了该国庞大的石油储备,一度使国家走上发展快车道。2019年,这位79岁的“政坛常青树”宣布辞职,走向幕后。当过“过渡总理”和上院议长,外交工作经验胜于内政的托卡耶夫,成为继任者。

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市政府门前,警卫人员用围栏将建筑围挡起来。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市政府门前,警卫人员用围栏将建筑围挡起来。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失去的十年”】

  尽管自然财富帮助哈萨克斯坦培养了一批超级富豪和稳固的中产阶级,但这个国家依赖资源出口的“后遗症”,逐步显现。比如2014年国际石油市场雪崩,直接重挫了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增长。

  此外,随着新能源革命兴起,哈萨克斯坦的经济转型更为紧迫。一个月前,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对哈国石油行业发展做出评估,认为随着老油田开采成本上升、石油公司债务沉重、跨国公司兴趣降温等问题发展,该国能源行业风险逐步加大。

  2020年,受新冠疫情冲击和欧佩克+限产协议影响,1-10月,哈萨克斯坦原油产量为6120万吨,较上年同期下降6%。这个数值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回升到8570万吨,但统计显示,其中6760万吨原油都用于出口。加上国内外原油价格差异巨大,哈国内能源供给矛盾并未缓解。

  在诸如此次骚乱爆发地——西部石油小镇扎瑙津这样的地方,能源财富严重分配不均,红利没有落到普通民众头上。相反,物价高企,贫富差距拉大,贫困率2020年涨至14%,都让社会情绪逐渐激化。

  失去的十年,困扰着尘土飞扬的扎瑙津。因为2011年,也就是哈萨克斯坦独立20周年之际,那里曾爆发过类似骚乱,刀棍袭警、焚烧警车、试图夺取武器……如今旧事重演,不禁让人在感叹“历史轮回”的同时,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当地时间1月5日,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路边橱窗玻璃被示威者砸碎。 当地时间1月5日,哈萨克斯坦路边橱窗玻璃被示威者砸碎。

  【走向失控】

  从1月1日调价引发民众抗议开始,哈政府采取了连串措施应对。5日,总统托卡耶夫接受政府辞职并主持召开社会经济形势会议,祭出多举措稳定物价、调降油价。其后,托卡耶夫还要求保护哈境内外交代表机构和外国投资项目,加快天然气领域改革、项目建设。

  然而,示威者的诉求逐步朝政治方向演化,骚乱也愈演愈烈。哈全国互联网被切断,多地示威者冲击政府和公共机构,无论是办公楼、电视台还是国际机场,都成为目标;商店橱窗和自动取款机遭打砸,红绿灯被连根拔起,甚至武器店也被哄抢一空。

  在殉职的10多名执法人员中,有2人被暴徒斩首;10名医护人员和350余名执法人员受伤。

  示威,逐渐偏离原本的方向,走向失控。

  在此情形下,哈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表示此事已构成“对国家完整的破坏”,为“克服恐怖主义威胁”向集安组织求援,下令组建调查组,查明骚乱原因。

当地时间1月6日,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集安组织秘书处的消息,该组织已向哈萨克斯坦派出临时集体维和部队。 当地时间1月6日,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集安组织秘书处的消息,该组织已向哈萨克斯坦派出临时集体维和部队。

  【“绝不能放弃哈萨克斯坦”】

  从6日到7日,维和部队连同哈军方及强力部门共同行动,形势迅速恢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总统托卡耶夫宣布该国所有地区秩序已基本恢复正常的同时,他指出,哈萨克斯坦将全国恐怖威胁定为“极限红色”级别,因为“恐怖分子正使用武器破坏人民财产”——在他们被完全消灭前,必须采取反恐行动,并可以无需警告,向恐怖分子“开火”。

  哈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照会和俄罗斯外交部声明,都指向同一个结论,即这个国家“近来的情势是外在势力煽动的结果,企图动用有训练有组织的武装编队,藉武力破坏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

  随集安组织出兵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则更直白地说,“绝不能放弃哈萨克斯坦,否则将像乌克兰一样,成为送给美国和北约的礼物”。

  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英国天空新闻等欧美主流媒体的叙事中,俄罗斯等此次出兵,则是一件“引发争议”的事。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华盛顿正密切关注集安组织在哈部署维和部队的报告,而这些部队受邀到哈萨克斯坦“是否合法”,“令人怀疑”。美国“将密切关注侵犯人权的行为,以及外国军队夺取哈萨克斯坦机构的努力或行动。”

  对此,集安组织秘书长斯坦尼斯拉夫·扎斯表示,维和部队进驻哈萨克斯坦,目的是使该国“国家主权威胁最小化以及予以消除”,驻扎期限取决于局势变化。扎斯说:“听到和看到‘利用局势’的说法令人非常不快……有人开始故意歪曲说什么入侵,甚至说什么串通‘占领’,对不起,这纯属一派胡言。”

  油气、贵金属等资源及地理位置,让哈萨克斯坦无可避免地成为必争之地。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形势一旦混乱,无论哪方都将蒙受损失。然而,这也注定了它作为“压力锅”,承受地缘政治斗争“炙烤”的命运。

当地时间1月5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签署总统令,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 当地时间1月5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签署总统令,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

  【考验刚开始】

  据估算,哈萨克斯坦此次骚乱的总损失,为400亿坚戈(约合9200万美元)。路透社报道,哈萨克斯坦最大的田吉兹油田6日产量有所下降。其运营商雪佛龙表示,一些承包商破坏了铁路,以支持抗议活动。当天,油价上涨超过1%。

  此外,作为世界最大的加密货币挖矿中心之一,哈萨克斯坦全国互联网的关闭使比特币挖矿中断,外媒认为,影响程度“难以衡量”。

  全球最大铀生产商——哈萨克斯坦国家原子能工业公司6日则声明说,尽管局势动荡,但其运营正常,产量和出口均不受影响。

  哈萨克斯坦此番历劫,是内外多重因素叠加激荡的结果,短期内,伤口恐怕很难愈合。

  如何避免重蹈如乌克兰这样的国家的混乱之路,也避免让赖以生存的油气资源变成“阿克琉斯之踵”,哈萨克斯坦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完)

【编辑:黄钰涵】
来源: 久路信息在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